犧牲
鮎川哲也獎是日本推理小說界中新人大獎,只是歷年得獎者在台灣的知名度都不高,反而是只入圍決選的參賽者,如西澤保彥、二階堂黎人、篠田真由美等人,比較容易聽到名字,感覺有點哀傷。

但我想這個情況會隨著近藤史惠的《犧牲》出版而有所改變,因為《犧牲》中所描繪的自行車競賽的世界是如此迷人。

就算是不愛運動的人,還是容易因為運動類作品熱血沸騰、被激起改動,例如《轉瞬為風》和《強風吹拂》,讀完後會湧起一股出門跑步的衝動,並且感嘆青春無限好。又或者是《擂台化妝師》,讀完後除了瞭解摔角的內幕,更看到摔角選手們的信念與浪漫。

但自由車公路賽的特性和規則,讓單純的運動熱血多了「犧牲」。不是《眾神的山嶺》中,為了爬山而犧牲人生其他事物,也不是棒球中的「犧牲打」,而是以團體進行比賽,最後卻只有主將能名留青史。  

雖然副將會分到獎金,但只有主將的名字會留在記錄上,這就是自由車公路賽和其他團體競技的差異。

這種差異使得車隊隊員有了更好的理由勾心鬥角,畢竟,有誰想要犧牲自己讓別人奪取只屬於別人的勝利?

但近藤史惠刻意刻畫了白石誓這個特別得主角。白石原本是賽跑選手,但他不知為何而跑,搞不懂第一個衝到終點的意義。

我不瞭解什麼是勝利的喜悅,也不瞭解什麼是驕傲。……那些拚命衝向終點的選手一定在終點看到了什麼不同的景象。然而,無論我怎麼睜大眼睛都看不到。即使第一個衝到終點,我感受到的只有困或和不自在,覺得自己並不屬於那裡。如果可以不顧其他所有的一切,只要專心地跑,不知道該有多好。

透過白石,近藤史惠勾勒出車隊隊員間的暗潮洶湧,以及主將石尾的冷酷無情-但隊友說的話是真的嗎?說不定是出自於妒忌的發言?但如果只是傳言,石尾為何能無情地利用副將,吞噬副將的心願和對勝利的夢想?

最後層層翻轉的真相帶出書名「犧牲」的真正涵義,閱讀中的種種感受凝聚成一股屬於青春小說的淡淡哀愁緩緩湧出。推理在書中的篇幅雖然不重,卻是凝聚情緒的關鍵,無怪乎能在年終的推理小說排行榜中有亮眼的成績。

我不是很喜歡白石。他說自己看不到終點有什麼所以對勝敗沒有執念,但就像伊庭說的,「你只是在逃避。」這樣的犧牲不是偉大是殘忍,「像月兔一樣強迫人類接受血淋淋的渴望」。武士是為了自己的信念、為了家主犧牲,但是白石卻是為了犧牲而犧牲,給我的感覺很不舒服。無怪袴田會這麼討厭白石。只會在心裡念著「我到底要為你失戀幾次?」-這樣聽起來很萌,卻不曾真正行動去追回香乃-你到底有什麼資格抱怨?

直到最後,當白石發覺真相,決定背負石尾的犧牲繼續努力,才讓我對白石改觀。「我的勝利並不屬於我而已」,多了責任卻不改初衷,也不會因此對勝利有所恐懼。

    「衝吧!」

看到這裡,為石尾而掉的眼淚終於流出眼眶。

白石背著石尾的故事並未終止(聽起來有點像鬼故事?),續集《伊甸》已在日本出版,在這之前還有在StorySeller上刊登的,以赤城為主角的番外篇〈プロトンの中の孤独〉,希望台灣能快點譯介 >_<

 

Story Seller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