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戲
「紀蔚然」這個名字是透過中國時報的三少四壯集認識的,犀利充滿嘲諷、pH值偏低的文字深得我心,只是我不看副刊許多年,也就沒有認真追逐專欄。《嬉戲》算是比較深入的接觸吧?

翻開《嬉戲》,紀蔚然的文字和我印象中相去不遠(唯一需要向下修正的是pH值),在嘻笑怒罵中又帶著點沉重的苛責(?)是笑笑就忘了這些,還是受到影響慢慢改變呢?

挑幾篇文章來個分散式心得:


‧男人之間:
這篇有濃濃的腐味!別說我的雷達太敏感、隨意捕風捉影,《劇場生涯》中段的對話分明就是BL的經典橋段啊!而且最後的發展一定是第一種佳境!
男人之間,真不是蓋的。

‧叫我Archie Bunker
《嬉戲》是專欄集,所以我也採取看專欄的方式閱讀-一天只讀一兩篇。剛好,在翻開這篇之前讀到了些關於性別的議題,感覺有點煩躁。再看到這篇,突然覺得政治不正確真是美好又輕鬆的選擇,要轉向嗎?

‧好萊塢十大:
Well, you know, 就是這樣。
如果搬到台灣,應該會有數不清的然後?

‧黑白顛倒看:
雖然有線電視上百台,但我最常看的第一是日本台、第二就是新聞台了。因為我把新聞台當成綜藝節目在看,有時候是新聞本身很離奇、有時候是記者的行為很歡樂,這也應該算是顛倒看的一種?但,可怕的是,廣告新聞越來越多,如此我整天都逃避不了廣告?

‧偉哉派洛蒂:
以「派洛蒂」的角度閱讀某些小說向來是我的娛樂來源之一,看新聞時也很適合用這種心態去看,邊看邊吐槽、越看越歡樂。只是我覺得紀蔚然對開頭的笑話反應過大-所以我說政治不正確比較輕鬆阿。


最後的劇本真的是胡搞瞎搞-好想看真人演出喔~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