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和寵物先生一起混入了中興大學,參加了由台文所主辦、愛米粒主講的講座「台灣出版市場的運作邏輯-從最近的翻譯潮談起」。愛米粒在講座中大談外文版權甘苦,聽完後覺得-要談日本版權好辛苦~

近年翻譯文學興起,大型出版社紛紛成立版權部門。另一方面,「版權公司」在灰鷹與出版社合作、成功的推出了幾本暢銷大書,如《追風箏的孩子》、《風之影》等作品後,亦廣為人知……至少廣為愛書人所知。但,出版社/版權公司是怎麼發現一本書的呢?有追蹤灰鷹的blog或plurk的書有應該不難發現,灰鷹不時四處翱翔(?),飛到世界各地參加書展。歐美的書展和亞洲的書展取向大不相同,亞洲書展,如台北國際書展,是以一般大眾為客群,是賣書的地方,但在歐美書展,如法蘭克福書展、倫敦書展等,雖然也是在賣書,但對象是其他國家的出版社/版權公司,而且著眼在未來的書上。

會注意作者資料的讀者應該會發現,近年來歐美翻譯文學中,有不少是作者的處女作。這是近年的趨勢,書展上許多作品都只有第一章或者是大綱,出版社得從中觀察這本書是否會大賣?這種類似賭博的行為,除了如這篇文章所提到的原因之外,出版社還有對該作家未來作品的優先出版權。也就是說,一旦你賭對了,例如買下了哈利波特的第一集版權,就等於養了一隻會下金蛋的雞!不過台灣向來保守,而且到書展去的都只是小編輯、不是大老闆,很少搶預售版權,因此另一個談版權的重點就在「辦公室」。


除了書展之外,台灣出版社也會直接到其他國家的出版社進行「office meeting」,通常第一次的辦公室訪問中,出版社會直接拿出資料向台灣出版社介紹、推薦書籍。

相較之下,日本感覺上就很討厭。前面說過了,亞洲的書展是以一般大眾為客群,版權其次(最近北京書展有改變的趨勢),因此日文書版權洽談都在辦公室中。和歐美國家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日本出版社不會主動介紹,還會要求拜訪之前就要送書單給日方,告訴他們你想簽哪些書,要是沒有好好做功課,恐怕不容易談成。而且日本沒有「優先出版權」,就算你簽下作者的第一本書,出版社還是得和其他出版社競標第二本作品。而且日本作家很少固定在同一家出版社,所以想要出版作者的全集,還得一一向各家出版社打交道!

很討厭吧。而且日本出版市場規模龐大,每天有上百本書上市,編輯要怎麼找情報、做功課呢?以下是幾個重要情報來源:

日販、東販週報:這是給專業人士的出版情報,週報中會有未來一、兩個月會出版的作品清單。
各家文藝雜誌,如文藝春秋等:日本的小說通常會先在雜誌上連載,在哪本雜誌上連載、完節後就會在哪家出版社出版,所以雜誌上的連載也可以預知哪些作品可能會出版。(但,就算你看上了連載中的作品,日本人還是會堅持等出版後再談版權)
出版社新書目錄:新書目錄通常會放在書店中供讀者索取,或者是夾在新書中。裡面會有書目,有時還會有其他作家的文章-請注意,這些文章相當於預告,告訴大家出版社接下來會出哪個作家的作品。
書店店員選書:大家對「書店大獎」應該不陌生吧?日本的書店店員可是專業的!他們不只會上架、擺設、結帳,還會主動選書,在書店中做海報、看板、跳牌,進行店內推薦!關於這部分,可以參考《世界一初恋~木佐翔太の場合~》(?)
網路書店編輯推薦
達文西雜誌:達文西雜誌是一本很有趣的、關於書的雜誌。雖然是介紹書,但是是從流行的角度去介紹,不過也因此跳脫了「廣告雜誌」的感覺。
文學小說獎:日本有大量的文學獎項,也有許多是針對已經出版的作品評選的獎項,最有名的就是直木賞了。這些得獎作品,韓國、大陸一定會買,但是台灣…?台灣讀者對這些獎項沒有特別的迷思,所以就算頂著「直木獎」還是什麼獎的光環,都不太有用。特別要提的是諾貝爾獎,諾貝爾獎在台灣相當於賣不好的同義詞,大概只能等村上春樹得獎後,打破魔咒?
排行榜:呃,關於這部分我聽得不太仔細 ( ̄ー ̄;) 只抄到一個網址:http://www.honya-town.co.jp/  這個網站會公布銷售排行,最近報紙上提到《若讀杜拉克》是暢銷冠軍,就是因為東販公布了年度 Best Seller。另一方面,對一個推理迷來說,推理排行榜才是重點!是的,最近興起動力把演講上的收穫整理出來,就是因為各大推理排行榜紛紛公布了!現在只剩下このミス!熱列期待中~

皇冠的版權比較特別一些,是由特定編輯選書,因此像愛米粒就得不時掛在網路上找資料。而且書簽好、翻譯完成、校稿完成,送印前還要送到日本審查!更慘的是,有時書丟給日本卻一直等不到消息,只能癡癡等待回覆,另一邊則是要面對台灣讀者的聲聲催促,唉,編輯真的好辛苦!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