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遊戲 

 


一個經過偽裝的人渾身酒氣,提著半瓶蘇格蘭威士忌走到河邊,將酒倒入河中,並將酒瓶清洗乾淨。這奇怪的舉動究竟是為了什麼?西澤保彥再次以莫名的謎題展開奇妙的推理。

不過這次的故事有點不太一樣,匠仔醉醺醺地解開謎底後,差點得到漂撇學長的吻,還被高千帶回老家見父母!這個謎題背後到底是藏著什麼故事?

咳,以上不是亂掰的,只是微妙的偏離了事實,至於這其中的差異……讀過後就會知道了!但這次的故事真的和前面三個長篇不同,主軸是兩年前發生在高中剛畢業的高千身邊的連續殺人案,其中第一個死者是高千的女朋友。高千因為這件事情而遠走安槻,但案子沒破,高千也一直被束縛在過去的陰影之中。

因為主體是「過去」,匠仔、漂撇學長和小兔都尚未登場,所以不但沒什麼酒味,也不像平常一樣胡來,讓我一度產生我正在讀京極夏彥的錯覺!都怪西澤放入太多奇怪論點了啦>口< 例如這段:

就算是看在別人眼裡活像隻癩蝦蟆的老頭,也有自戀傾向。這世上沒有半個沒自戀傾向的男人。你看,人家不是常說嗎?其實這世上的每個男人都有人妖特質。……Gay也有很多型態,對於拘泥於男性肉體美的人而言,他人的肉體便等同於是自己的倒影,所以和自戀傾向顯然不是毫無關係;而所謂的女裝癖好,少了自戀傾向也無法成立。有的喜歡扮女裝的人其實並不和男人睡,還是只跟女人上床,總之很複雜的。不過,不管種類如何多樣化,有一點是不變的:這類性愛成立的前提便是男人的自戀傾向。事實上,不光是Gay,男人與異性之間的肉體關係,其實也是以自戀為中心而成立的──這是最重要的一點。

有點詭辯的感覺,不是嗎?

上一本《羔羊們的聖誕夜》中提到高千對父親的憎恨,但在這本書中,高千父親的舉動看起來都很普通,並不特別令人厭惡,也許是因為高千的父親總是很「體貼」高千,又或者如匠仔所說,高千總把自己放在「被害者」的位置。

「我還沒當過爸爸,無法將親子關係客觀地相對化,總認為自己是在父母的獨裁之下被客體化的『受害者』。不過,我們身處的世界是流動的,沒有人會永遠停留在『受害者』的立場,有時也會變成『加害者』。要領悟這一點,恐怕得等到自己站上那個立場──也就是身為人父母以後吧!」

不管高千和父親之間的心結解開了沒,至少懸宕兩年的連續殺人案件解決了,兇手和動機照慣例出乎意料之外。高千也走出女友被殺害的陰影,獲得自由。接下來就輪到匠仔了!聽說有五六百頁的《依存》,將會揭開匠仔為什麼會過著如「仙人」般的生活?希望《依存》能順利出版,別像這本《蘇格蘭遊戲》讓人痴痴地盼了半年又莫名回收,又等了兩個月後、拿到手上時卻還是六月的一版一刷……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rawfishetouffee
  • 盼了半年又莫名回收是怎麼一回事?我完全不知道.
    近日才剛看完解體諸因,對西澤的風格還不是很熟悉.
    請問coccus版主對這本的整體評價如何(以10分計算)?
  • 原本六月就上架了,可是突然全面回收,網路書店的頁面也收起來,直到八月才又重新上架,可是書上印的還是六月的一版一刷,一直都不知道原因 (出版社未說明 >_<)

    西澤的故事很有趣,人物常常有很匪夷所思的行動。他的推理則是非常的跳躍,總是會想:怎麼可能這樣~ 可是真的就是這樣,又能解釋的過去。非系列的科幻作品設定都很有趣,這也是它的特色之一。

    我覺得西澤的作品有一點點挑讀者,可能不是每個人都會喜歡,但愛上了每本都是7分以上 XD 要我評分的話,我會給解體諸因十分、給這本七分。會扣到七分是因為文章中所寫的,這本偏重高千的過去,現在幾個主要角色的戲份不多,氣氛不太一樣。不過推理方面還是沒話說 :D

    coccus 於 2010/09/28 13:19 回覆

  • crawfishetouffee
  • 明白了,非常感謝您詳細的分析, 正適合剛接觸西澤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