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根崎薰,父親是知名的「賽局理論」學者,但是他只是個名字像女生、成績不怎麼樣的普通國中生。然而,薰在「潛能訓練」中獲得第一名,進而被拉入一場成人世界的慾望與惡意漩渦中…

宣傳上寫說這是「寫給年輕人,認識醫學界真實樣貌的小說」,但我覺得這不單只是醫學界的黑暗面,而是在各個學界中都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藤田教授、和媒體關係良好,造勢手段高明,是將薰拉入醫學院中的人,也是小說中的反派角色。這種人在現實中並不罕見。他自我中心、就算身為領導人、事情出錯時也絕對不會是自己的錯,遇到事情總會撇得乾乾淨淨。例如他堅持要自己的學生桃倉中斷實驗和他談話,談完後又將實驗中斷而來不及投稿的錯誤怪到桃倉身上…很多人看到這個例子都會覺得心有戚戚焉吧?在海堂尊筆下,藤田教授是醫學研究者的黑暗面代表,但是身為在不同領域的現役研究生的我得說,這絕對不只是醫學界才有的問題,在各個研究領域中都有類似藤田教授的人,隨時都在發生類似的事情。無奈的是,事情會變成這樣,現在的制度也很有責任。做研究需要很多經費,想要爭取到經費人面要廣、做的東西聽起來要響亮,否則很難搶到經費。所以,研究主題是什麼?為什麼要做這些研究?這些問題已經被混淆了。實際上的狀況還要更複雜,不是我一個小小的死菸酒生從學長姐們的口中的八卦能夠體會的到的,但還是很無奈、非常無力。

海堂尊還點出了關於知識學問的有趣盲點。

藤田教授說:「的確,可能醫學方面還比較簡單。我懂你的時候,看了你們的算數課本,雞兔同籠問題的確很難,不過,不會再有那種難題。我保證。醫學研究絕對比雞兔同籠問題簡單。」

薰的同學、醫學迷三田村則說:只要在網路上查過一種病症,他明天就可以給醫學院的學生上課

另外,薰描述的實驗光景是這樣子的:同時把稱為檢體的比挖耳頭還要小的肉塊,以及稱為控制組的比較肉塊(也一樣小)分別磨碎,灑上數種小瓶子裡的調味料。然後放熱水煮沸。這段時間,用微波爐把甜點果凍解凍,倒入壓模,等凝固後,放進冰箱冷藏。果凍做好後,在剛才磨碎的檢驗液中灑入藍色的裝飾,將極少量倒入果凍的凹洞。

有沒有種「醫學研究很簡單」的感覺?其實這當中有許多盲點,例如薰的實驗過程,看起來很像廚師在做菜,好像大家都可以做。可是為什麼要這麼做?那些調味料是什麼?實驗做完的成果意義是什麼?這些就是比「雞兔同籠」還要困難的專業學問了。而三田村也許可以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替醫學生上課,可是面對深入的提問,他應該就無法應付了吧?有些教授可能也不知道答案,但是比較知道要怎麼去「研究」出答案。

如果是之前就讀過《巴提斯塔的榮光》(白色榮光)與《南丁格爾的沉默》的讀者,在看這本書時會看到驚喜,因為海堂尊筆下的世界是同一個世界。這個故事的背景櫻宮市、東城大學醫學部、醫院樓上的餐廳「滿天」……等,都是田口白鳥系列中出現過的場景。至於人物,嘿嘿,就當成是給細心的人的小小驚喜吧,我不在此一一點破 :p

對了,因為主角父親是有名的賽局理論學者,所以會出現不少賽局理論,還有很多「名言」,有些很好懂,有些則有看沒懂,不過問題不會太大,就像PRC product, western blot 等醫學名詞,看過就好,不懂沒有妨礙。

《少年醫學生的反擊》是自小處開始累積錯誤,最後小小的謬誤被大大的增幅的鬧劇。它以醫學研究為例,寫出各界都可能遇到的狀況。青少年讀了,也許能提早看清大人世界的黑暗惡意;一般人看了,比較能理解「研究」的真相;而菸酒生看了…你會發現你不是孤單的TDT! (欸)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