鵠奔亭
想不起來多久沒讀歷史故事了,總之,我不是歷史小說的讀者,只是《鵠奔亭》找來了杜鵑窩人、冬陽和九爺推薦,自然讓我好奇不已,再加上網路上普遍好評,就找來看了。

沒想到翻開第一頁就遇上問題。字句的組合非常奇怪:

平心而論,這個亭舍打掃得還算乾淨。在他們烹煮晚飯的時候,我踱上望樓,想四圍地眺望一下。踏著吱吱作響的樓梯板,我登上了這座有五丈多高的望樓。樓板上停了很多烏鴉,見了我,群起鼓噪著一一上天,留下陳陳相因的淺綠或者灰白的糞便。我雙手扶著欄杆,眺望遠處,禁不住淚流滿面。我太喜歡這樣的風景了,如果能帶著愛妻一同觀賞,該有多麼幸福!我抹了一把不知何時流出的淚水,眼前的郁江風景盡收眼底,除了天邊如血的殘陽,和幾點稀疏的寒鴉,沒有一絲人煙的氣息。雖然我站得這麼高,看得這麼遠。這真是個隱居的好所在,我突然想起了什麼,又俯視了一眼庭院,那團熠熠的火苗已然不在,我陡然感到有些心驚。

這時我又突然想起昨晚的事,為什麼會突然夢見阿藟,倒不是我相信真有什麼鬼神,更不是相信我住的屋子會有問題。也許這種淒惻的風景,和二十多年前阿藟失蹤的那天比較相似罷。鬼神,我是不很相信的,當然也不是完全不信。我平時也談鬼神,因為不想顯得太標新立異。我對鬼神的疑慮,在於看不見它們有存在的跡象。多年來,我見過無數的人死在官吏的鞭笞之下,卻從未見過有官吏因此遭到鬼神的報復。哪位將軍的立功,不是以成千上萬的士卒枯骨為代價的?也未見對他們的命運有什麼影響。有人還常常舉出吳起、商鞅、白起、蒙恬、項羽的例子,來向我證明多殺傷者不祥的道理,我向來嗤之以鼻。他們的確殺了很多人,如果真有天理的話,他們確實該遭到報應。他們的結局也確實不妙,幾乎都不得善終。可是他們之所以能被後世人記得,只是因為他們不得善終這個結果,而不是因為他們殺戮太多而遭到報應本身。事實上,世間曾經有太多的暴君昏君殺戮無度,也得以終享天年。古往今來,最有名的暴君當屬秦始皇了,可是他就一直活得好好的,至今還被無數百姓奉為神明。人們常常掩耳盜鈴,只記住幾個極端例子來自我恐嚇,完全是庸人自擾。而百姓之所以奉暴君為神明,也是人自身的劣根性所致,我對此一點都不同情。我曾經鞭笞過很多人,他們反而到處稱頌我的不殺之恩;而有些我對之比較客氣的豎子,卻四處說我仁厚得像個婦人。你說人是不是普天下當之無愧的賤貨,當然,我自己和少數人除外。

以上兩段無關,只是從有網路試閱的章節抓出完整的兩段來。

這樣白話夾雜的文言,看似古意的名詞跟著很現代的連接詞,始終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應該不是我不習慣大陸作者的文詞,畢竟我常看大陸的BL小說。想了很久,才想到這樣很像文言文的翻譯文阿…|||b 若非我想看到底有多推理,讀到「一鼎鑊薑湯」這句子時,差點就要放棄。

撐到最後的感想是:我不喜歡。而且這不是我的菜,我不會推薦給別人。

這不是說書不好看,只是我討厭主角。「你說人是不是普天下當之無愧的賤貨,當然,我自己和少數人除外。」太自以為是、太狂妄自大。果然,結尾時,主角受到報應,這二十年來的怨氣都是他自作自受,但我討厭耿夔,所以這樣的結局也沒有加到分。討喜角色太少,又盡是孤獨的氣氛,再加上不古不今的文字,構成了我對這本書的負評。不然,主角對當時觀念的迂腐沉痾有很特別的意見,應該是我會喜歡的點才對。

也許我不適合讀歷史小說了?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gloria0512
  • 我覺得不是歷史小說的問題,是寫法真的怪怪的...就算角色討喜我應該也不會很喜歡,很說教+有點教條(有些大陸作者好像會寫這種調調的東西,總覺得是批鬥大會給人的深遠影響...)
  • 有點說教我通常不會反感成這樣,這本書太神祕了OTZ...

    coccus 於 2009/12/15 04:42 回覆

  • 容
  • 一些感想

    我倒是很喜歡這本小說
    它根據搜神記中何敞為女鬼申冤簡短的文字
    改編成這本書,改寫得十分有新意,而且也促人去反思一些問題
    他把何敝形容得那麼不屑於陳腐禮教,那麼自以為是,自以為正義
    正是為文尾的大轉折留下伏筆
    鬼神之說到底無憑
    有憑有據的斷案,但是証據也有可能造假
    如何不枉了好人,縱容了奸佞?
    這本書促人去深思一些問題
    我覺得作者文筆或有些小瑕疵
    但是整個故事的營造和布局上
    的確是很有巧思,深具寓意,不錯的佳作
    以上純屬個人意見
    以下是個人的心得,我也是最近才看完
    http://tw.myblog.yahoo.com/jw!WmVQ6_ycH0fMhrFnFg--/article?mid=141&prev=153&next=140

  • 您好,

    書中提出的反思很有趣,我得說,如果何敞沒那麼討人厭、文字沒那麼詭異,我應該會喜歡這本書。無奈文字的地方讓我太受不了,所以沒辦法推薦給朋友。
    當然,這也都是個人意見:p

    閱讀這件事情是很主觀的,能互相交流是最好的。謝謝你的意見 :)

    coccus 於 2009/12/22 01:10 回覆

  • 訪客
  • 文字寫得太好了.
    只能說你的文字認知和感受能力低
    再加上台灣學生國學能力不足
    只能將寶當石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