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sible x inventor 


翻開這本書,是在《電影般的風格》之前,不過一直沒有進展。

我預期佐藤友哉是瘋狂的,有點病態又超脫日常的,然而,《聖誕節的恐怖分子》開頭真是太平淡了。雖然說因為一時衝動就跳上目的地不明的貨輪不是一般人會做的事情,但這一點都不病態。

努力的撐過了45頁,事情開始不對勁。女主角小林冬子翻開《上鎖的房間》一書,從裡面一段畫了線的紅字開始,文字的內容不再是冬子的遭遇,而是作者對讀者的話,佐藤友哉對正在讀這本書的人的告白。

突然想起時雨澤惠一,他在《奇諾之旅》系列中將「後記」放在各處,書前、故事中、插圖中、書背、封底!永遠無法預測後記會出線在哪。但這和佐藤友哉的情況是不一樣的。

在這本書之前的鏡家系列都不曾再版過,佐藤友哉因此被封了「再版處男」這個稱呼。對此,佐藤友哉陷入了自暴自棄的狀態,寫下了這本書,在故事中直接穿插對讀者的怒吼。

一開始佐藤的態度是低下的:「請繼續閱讀下去,直到最後的最後。這是我的請求」、「這篇故事的主題是密室(為了感謝看到這裡還沒放棄的讀者,特別贈送預告-密室的劇情即將出現了,加油)」。這是什麼情況啊?這傢伙的心理狀況正常嗎?我一邊讀一邊這麼想著。

不過,隨著預告,故事真的開始混亂了!從密室中消失的被監視者、冬子回家後遇到的莫名其妙的姐弟、再次回到島上,希望能回歸日常的冬子…一切以莫名的節奏前進,雖然沒有大量捏他,依然相當有趣。

-世界繼續運轉,笨蛋們還是妄下定論,繼續自以為是。

喔,請容我再提醒一次,別把佐藤友哉的小說當一班推理小說看待,一切謎團最後都會得到解釋,不過總是讓人翻桌。不過這個結束不是故事的終點-或許是小林冬子的終點,但佐藤友哉還有話說。對於被忽略這件事,佐藤友哉自暴自棄道決定封筆。

這個世界口口聲聲說要改革創新,卻仍然是個保守的空間。我感到忿忿不平,痛恨那些孤立特殊風格作家的人,痛恨這個只會擁護老舊傳統的世界。我並不是認為新的一定就好,舊的一定不好,我尊重過去,也不會將傳統埋葬。雖然我很抱歉沒有讀過那些前輩的書……艾勒里昆恩、克莉絲蒂、還有……呃,江戶川亂步等等,對於誰發明什麼開創什麼,誰鑽研什麼完成什麼,我一無所知。但是……我所繼承的並非傳統,而是形式。說得更誇張一點,我甚至以為《占星術殺人事件》是一個歷史刑案,而《館系列》我連一本都沒看過,所謂的「三大推理奇書」我也只看完《腦髓地獄》而已,至於福爾摩斯跟金田一耕助,我完全不熟。我是看了京極夏彥才知道講談社的推理叢書,看了森博嗣跟清涼院流水才知道有梅菲斯特獎。

欸,這害我不知道該同情他,還是在他額頭上蓋個「中二病」。

不過這本在網路書局也訂不到了,聽說出版社也沒有庫存了。尖端好多書都快絕版了QDQ~有想收的書要快點收阿(吶喊)。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