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普雷的翅膀.jpg 

 

        --那是我未曾聽過的語言,

        就像這島上的山,

        總是忽而拔起,又深深落下。

 

        此刻的心情滿是不安與疑惑,

        另外,稍稍…也參雜了些許期待…。

 

 

                                        三月十五‧台灣府‧天晴

 

 

    那天下午,坐在搖搖晃晃的區間車上,我慢慢的翻著《柯普雷的翅膀》。耳邊是蘇打綠的「春‧日光」,眼前是一片翠綠的農田。在這樣的場景,當我看到「台灣府」三個字時,突然感動到想落淚。

    十九世紀下半,英國植物學者托馬以採集植物之名,來到台灣尋找一直暗戀著的青梅竹馬。他深入中央山脈,不斷的思念與追尋…讀完不禁想到郁永河的《裨海紀遊》。

 

    1696年,清康熙年間,郁永河奉命到台灣北投開採硫磺,歸鄉後將所見所聞記錄成書,即為《裨海紀遊》。郁永河和托馬都是「異鄉客」,同樣都為尋求某物而來到台灣,並深入「未開發」的地方,和原住民有大量接觸。不同的是,郁永河因為時空背景的影響,文中總有統治階級的優越感意識,十足的沙文主義;托馬一開始雖然也說台灣是蠻荒之地,但慢慢的為山林吸引,當最後被問及「什麼時候還要再來」時,他笑著說,「或許是明年春天吧」。

 

    郁永河是真實的歷史人物,有許多環境因素使他不得不然。托馬只是台灣人創造出來的虛擬人物,態度當然好上許多,不能這樣比較,不過我因此更愛這本書ˇ

 

    《柯》設定上是幻想故事,而且表現型態是比較輕鬆的漫畫,所以考究上不必太過嚴謹,但我一直很想問…托馬先生,你到底是怎麼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爬山的阿( ̄□ ̄|||)a 有人跟我說西裝是最方便行動的服裝,可是領帶呢?!!!果然是英國人嗎 TAT?

 

    咳,以上不用太計較。以下就是比較嚴厲一點的批評了。

 

    《柯》在山間遊蕩,和《蟲師》給我的感覺很像,也讓我思考:《柯普雷的翅膀》有什麼屬於台灣的獨特性嗎?把故事的場景放在別的地方好像也可以?AKRU嘗試畫出台灣的美,但是不太夠,少了台灣的獨特性,實在可惜 ~"~ 不過聽說新作已經差不多了,也是和台灣相關的故事,呼呼-期待中

 

    最後,以蘇打綠的新歌「交想夢」作Ending吧~~ (這個人又不知道怎麼收尾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x7jZnvr48

 

 

        阡陌牧車  因你饒舌  雷聲如燈  敲開了一年興奮

        急板成歌  歌落成河  河在狂奔  奔擊了乾涸渾沌

 

        蟄睡了一世紀的下午被你驚醒

        迷霧從身後穿起扣成水滴

        透明的傷口  漂亮的殘忍  藏到土壤裡

        雨的鏗鏘臨盆比夢的合奏還靜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