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迷詭I》的介紹,讀了不少林白、希代出版的作品,其中《一朵桔梗花》最令我驚豔,對連城的文采著迷不已。能把推理小說這種理性至上的類別寫得如此耽美的人,恐怕寥寥無幾吧。但我不敢再接觸連城的其他作品,深恐對他的美好印象其實是來自譯者鍾肇政的文筆。

 

偶然在圖書館看到幾近全新的《命運的八分休止符》,叢書名「名探推理系列」勾起我的好奇心:耽美派的連城三紀彥會怎麼處理「偵探」這個標準的推理小說要素?

 

書中共有五篇短篇,〈命運的八分休止符〉是不在場證明破解,〈邪惡之羊〉是綁架、〈觀眾僅一人〉是常見的(?)劇場殺人,這三篇都是比較傳統的篇章。〈紙青鳥〉是替人尋找因為外遇而失蹤的丈夫、〈溼衣裳〉是在酒家中預到的案件。整體來說沒有令人驚嘆的詭計、又太無病呻吟了些。主角對愛情的態度令人火大。

 

書中的偵探田澤軍平其貌不揚,帶著厚重的眼鏡。每個短篇中都會和女主角產生曖昧情愫,最後又無疾而終。這種情況相當常見,但是這本書卻讓我看的很生氣。特別是〈邪惡之羊〉,田澤在本篇中拒絕了當初自己暗戀的對象,因為他認為對方是只屬於夢中的美好…(#‵′)凸 這種只沉溺於自己世界中的人,會一輩子孤獨是自找的!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