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魚 

    試想在月光下,魚躍出水面的剎那吧。魚鱗在月光下閃耀,落下剔透的水珠。

    那就是月魚。

 

    這是個關於「罪」與「再生」的故事。舊書店「無窮堂」的小老闆真志喜和瀨名垣從小就玩在一起,但一本稀世珍本的再現卻讓兩人心中從此背負重罪。然而,某個遙遠的深山中,即將發生讓兩人「再生」的事件…

 

    對不起,這個大綱寫得很爛但是我已經寫了快十種版本,手酸了不想寫了=x=。

 

    故事背景很模糊,應該是在二戰之後,但是總有些詞句會讓人覺得這個故事沒那麼古老。雖然很不願意這麼說,但我覺得譯者應該負點責任?「無窮堂的第三代掌門人」這個詞怎麼看都怪啊?舊書店的掌門人?敢問那家舊書店裡藏著什麼武功祕笈嗎?又不是武俠小說。

    主角間的關係也讓人很在意。如果說《多田便利屋》和《強風吹拂》的曖昧破表,讓人亂開小花,那這本根本就是BL小說阿!真志喜和瀨名垣沒有直接告白而迂迴表達一定是因為編輯修改過了(爆)。

25

    「要不要吃?不過,有點快爛了。」

    虎牙從薄薄的嘴唇間露出,少年說化的口吻直率而不造作。

    這是瀨名垣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失了魂的感覺。

 

35

    真志喜是為了想確定瀨名垣的心意,才以忙碌為藉口而沒去市集的,即使明知做出那種試探動作的自己很膚淺,但瀨名垣的關心,對真志喜卻是絕對不可或缺的。

    (沒錯,沒有人比我更需要他了。)

    帶著顫動的殷切,真志喜終於認清了這個事實。自從那個遙遠的夏日,瀨名垣跟著父親第一次走過無窮堂的大門起,真志喜就對他產生了莫大的興趣。這是一天大半的時間都花在閱讀上,向來不喜歡與外界接觸的真志喜,首度想要主動接近的對象。

 

    這兩個人是對對方一見鍾情吧!(肯定句)

 

    不只內文,台灣出版社好像也玩得很開心。

 

        瀨名垣和真志喜就像月夜裡的光與影。

        儘管相互依偎,也絕對無法合而唯一;就算渴望,還是會被拒絕;就算被拒絕,還是不停的渴望。

        這般的寂寞。這般的欲望。

        是在白晝的世界哩,絕對看不到,靈魂在瞬間冷卻的故事。

        那是瀨名垣在黑站中的白裸體?還是躍向月亮那尾魚的獨白?

 

    這種東西印在書封上,真的不會被放錯區嗎?(喂)

 

    看完這本書最大的收穫其實不是如何在文學小說中偷渡BL(?),而是關於舊書店的了解。雖然說宮部美幸的《寂寞獵人》就是以二手書店為背景,但是並沒有深入介紹這個行業,大致和我認知相同,但在《月魚》中就有這樣的描述:

 

舊書這個行業呢,無論是收購書,還是賣書、定價的拿捏全憑各家店主的價值觀與實力而有所不同。若沒有日積月累的鑽研,三兩下就會被客人給掠倒,成為同業間的笑柄。不論是客人也好,店家也好,只要稍有差池,就很容易被古書的魅力所惑,而淪為美其名為「蒐集」,實則有如沉溺於美酒的餓鬼。若不用自己的雙眼與書本對峙一番,往往會受到他店的價格基準的影響,甚至因此造成損失。在這個魍魎鬼魅橫行的舊書界,這兩個人總算保住了小命,得以喘息至今。

 

    感覺多認識京極堂一點了>////<~* 再仔細想想,京極堂應該很有錢吧=口=?!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