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錢大獨家 

去年年初看了冷言的《上帝禁區》後,才發現我對台灣推理非常陌生,特別是早期的推理創作,於是趁著前陣子去茉莉書店搬了不少林白出版的台灣推理作品。只是不小心收的太好所以一直沒拿出來看 (藉口) ,趁著過年先拿出新買的《洗錢大獨家》。

書中收錄了三篇短篇,兩篇是早期創作,是以張漢瑞為主角的系列作品。最後一篇則是去年年初、呼應時事的新篇。因為作者長期旅居瑞士的緣故,所以背景都在瑞士,但主角仍是台灣人。

〈松鶴樓〉的詭計現在看來已經過時,閱讀重點就擺在其他細節:開在瑞士的中國餐館、華人在瑞士的情況等等。作者對人名的翻譯也很有意思:Anna Koller翻成柯安娜、Sonja Hohler翻成賀松雅,如果是在現在的翻譯小說中看到這種翻譯手法只會黑了臉,但因為是作者自己的翻譯,反而覺得有趣、也看得出作者在創作上的堅持。

〈郵差總是不按鈴〉有點日常之謎的味道。沒有死人、沒有暴力,只是為何裝入機票、護照的信件到了收件者手中只是空白的信封袋?北村薰的《夜蟬》中也有類似的謎題,有興趣的人可以互相比較一下 :p

新作〈洗錢大獨家〉,呃…前面看的不太舒服。我覺得創作和政治不要有太多牽連。借用《夜蟬》中主角的句子:「當所有小說都在談論遠大志向時,小說大概也滅亡了吧。」換個說法,當所有小說都扯上政治時,小說就淪為道具了。林佛兒先生曾經提到,在推理雜誌中出現了政治性文章後,「推理」雜誌在美西的零售量從600多本一路下滑到100多本,我以為並不是因為海外讀者泰半是國民黨支持者,而是討厭在文學雜誌中看到政治相關的東西吧?說真的,我一開始還看不太出來那些文章到底是在罵誰...||||b 感覺上比某位大師的導讀還謎(小小聲)。不過,《夜蟬》的主角又接著說了:「當所有小說都不再談論遠大志向時,小說也會滅亡」,所以,還是繼續讀下去了。這篇和前面兩篇不同,不是傳統解謎小說,比較有間諜小說的味道。只是有點虎頭蛇尾的感覺,有點可惜。


後記:
1.我正在寫夜蟬的心得,可是已經卡了一個下午,所以就讓洗錢大獨家插隊了!插隊的結果是一直出現夜蟬 XD
2.大力感謝呂仁提供的資料 >D<///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