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一聲御手洗60歲生日快樂 ^O^

 

故事是發生在御手洗到瑞典研究腦科學時。剛好我這學期也修了和腦科學相關的課程,增加了些對大腦的「常識」,當然,也談到了記憶。

 

記憶一直熱門的研究議題。有個代稱H.M的病人在記憶的研究上做了極大的貢獻。他為了治療癲癇症而切除了大腦兩側,雖然癲癇有改善、他的生命機能維持正常運作、也保有開刀前的記憶,但卻永遠無法再產生新的記憶。經過研究之後,才發現被切除的「海馬迴」和記憶的形成息息相關。沒有海馬迴,就無法產生新的記憶。

 

 

 

書中的失憶症患者艾剛‧馬卡特的症狀聽起來和HM一樣?但是記憶是如此複雜的事情,有類似的症狀並不代表出了同樣的問題。除了海馬迴的損傷-也就是儲存記憶時出了問題外,也有可能是已經記起來了,卻在回想、提取記憶時出了問題。在沒有任何科學儀器的輔助下,御手洗是怎麼找出病患問題點呢?

 

令人吃驚的是,這個部分居然是透過御手洗的視點描述,仔細說明了他的思考過程。從助手視點轉到偵探的視點讓我非常不習慣,但能看到御手洗的邏輯如何運作,還是驚喜的成分居多 :p

 

本書處處可以聯想到之前的作品:「失憶」的主題在《異邦騎士》用過、「童話」則是馬上讓人聯想到《眩暈》,依舊有令人驚奇的命案、依舊塞入島田對某些議題的見解,完整保持「島田元素」,但是以對話為主的《螺絲人》相當精簡,每個元素間的使用都恰當好處,不像《水晶金字塔》或《異位》,雖然精采華麗卻難以一口氣讀完。《螺絲人》果然不愧是島田二十一世紀的最高傑作。

 

最後花點篇幅讓我嚎叫吧…這個御手洗好陌生><!你怎麼會拉起小提琴?不對,這還不是問題。向來東奔西跑,甚至強迫石岡入侵民宅以取得線索的御手洗,居然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辦公室?只藉著網路和電話就解決了整個事件?而且,這個御手洗太正常了啦o(;△;)o只有演說癖突然發作時,才能看出這還是同一個御手洗。想到這時候石岡還沒脫離龍臥亭,還沒講到電話就讓人想哭…

 

默默期待明年的里美探案 o(〒﹏〒)o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nnn
  • 我也有修過心理學的課程
    所以讀到眩暈跟俄羅斯幽靈軍艦以及這本的題材格外有些親切感~
    只是相較於螺絲人,較早出版的眩暈在論辯的過程中大量套用心理認知領域的名詞概念
    這部分就讓我覺得斧鑿痕跡太明顯,過多的"刻意"反而有些不自然的突兀感了
  • 眩暈在套用認知心理學的理論前,那段筆記就嚇跑很多人了吧 XD
    是磚頭書之一

    如果喜歡在小說中看到認知心理學的話,可以再去看道尾秀介的《向日葵不開的夏天》和《影子》,特別是影子,提到很多相關的資料~

    coccus 於 2010/05/28 00: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