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很喜歡山村筆下的女偵探,可是我很不喜歡這本書。不是因為詭計很爛還什麼的,但卻也抓不出關鍵的原因。直到翻了《宋戴克醫師名案集》,才發現原來「反敘式」是我討厭的關鍵。

 

    反敘式也稱為倒敘式。一般的推理小說是從犯罪的結果開始,描述偵探、推理的過程。而倒敘式則是一開始就告訴你犯人是誰、手法又是如何。歐美方面首推《宋戴克醫師名案集》、《謀殺我姑媽》,日本則以古畑任三郎為代表,我自己會推薦《緊閉的門扉》,台灣方面請看《請勿挖掘》。

 

    回到書中。山村美紗的倒敘不是從犯行開始,而是更往前拉到兇手和被害者的糾結和殺意的萌生,讓我不自覺對犯人或兇手產生同情。但是最後,被害者一定會死、兇手也會有所失誤而被捕,雙方都得不到幸福,結果兩敗俱傷啊!就算詭計再怎麼有趣,注意力還是會被轉移。

 

    雖然書中的短篇並非每個都是使用倒敘,但是都有令人火大之處,讀完後有一把無名火在燒,偏偏又不知道該從哪發洩。雖然冠上花之名,卻更顯得人性的醜陋…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