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的憤怒憤怒憤怒的圖像 

    原本心得的草稿已經擬好,卻因為看到了秋葉原事件,覺得寫不下去。
 
    《孩子們的憤怒憤怒憤怒》是本看書名就會丟到一旁的書。我對小孩/青少年的議題很敏感,像是《美麗的孩子》、《瀕死之綠》,看完總讓我有難以宣洩的怒氣。不過瞄一下心得,這本書似乎不是寫實派的,所以就放心投入佐藤友哉的黑暗空間。
 
    但在看到秋葉原事件後,卻猶豫了。佐藤友哉的黑暗暴力,真的只是小說中的幻想情節嗎?〈欲望〉中的大屠殺,真的不可能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嗎?現實和小說的分野越來越模糊,這個世界會變得如何?



    以下是草稿...||b
 
 
〈大洪水中的小房子〉
 
    我們不需要我們之外的一切。
    我們不渴求我們之外的一切。
    我、文男和梨耶。
    三人便成一切。
    三人便是一切。
 
    看到上面那段文字時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三個人會是一切?三個人的出生時間不同、為什麼可以接受手足的加入,卻沒辦法接受其他東西?果然,最後哥哥發現了只要有自己就足夠。
 
    以自認為最完美的狀態死去,也是一種幸福吧。只是文男怎麼辦?只是對於春來說不再重要,因為他已經自我封閉。文男、梨耶都只是外在的東西罷了。
 
 
〈屍體與…〉
 
    黑色幽默。
    生前鮮少與別人有互動的少女,在死後以奇特的方式涉入了許多人的生命中。是生前的執念造成的結果?抑或只是命運的無聊玩笑?
 
 
〈慾望〉
 
    動機…這種慾望可以訴諸語言嗎?如果可以對人說明、被人了解的話,也不至於去殺人了,不是嗎?
 
森博嗣/詩般的殺意
 
 
    看著學生和老師的對話,腦中浮出這段話,雖然好像還是有微妙的不同。
 
    只是心血來潮、沒有長期累積的遠因、沒有導火線,這樣毫無理由的暴力,也是一種「動機」吧?虐貓虐狗搶劫殺人,只是為了一時的快感,如此而已。
 
 
〈孩子們的憤怒憤怒憤怒〉
 
    柴田是部落民嗎?課堂上會教到、和居住地區有關的應該是部落民吧?佐藤你沒說阿~~
 
    (對、對於這篇故事我沒什麼好說的了因為我不懂突然跳tone的結局~)
 
 
〈感謝妳的誕生〉
 
    簡介上的那個孩子「們」是怎麼來的阿 orz|||...
    整個故事看起來很莫名 orz...
 
 
〈娃娃人〉
 
    很諷刺的一篇。默默看著少女受虐,事後才跳出來的「行動家」、準備和少女遠走天涯卻突然死去的老師、決定反抗世界卻以奇妙的方法成功報復的少女…。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