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的手毬歌的圖像 

    雖然金田一耕助是死神型(?)的偵探,但是這次好像不能怪他?畢竟這次是警官叫他過去的。
 
    依然是血緣、家族的悲劇,和過去緊緊綁住的悲劇…
 
 
    目前的排序:惡魔吹著笛子來 > 獄門島 > 惡魔的手毬歌
 
 
    就悲劇性來說,我覺得還是笛子比較悲壯。獄門島的封閉性很讚,氣氛很好,再加上三姊妹的形象,添加了淫亂的感覺。
    手毬歌…大概是村民對金田一太和善了,所以少了點氣氛吧 XD。不過老婆婆在唱手毬歌時真的好可怕 >口<~~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其實這個故事中最邪惡的是老婆婆 〒△〒
創作者介紹

coccus的推理空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炳時
  • 一點評論

    您好!

    不知道 閣下是否覺得本書有些情節交待得有點模糊,例如源治郎和恩田幾三的“一人兩角”如何能長期瞞住鬼首村村民;莉香雖是外人嫁過來,但住了二十多年也不熟悉村內地理環境,似乎有些說不過去;她為何要冒被揭發的危險而挑戰金田一?這是沒有必要的吧;如果村長讓人懷疑已經被害,而“老太婆”成為杯弓蛇影,人們就不會傾向於認為村長是可能的兇手──雖然三具屍體都令人聯想到將手毬歌寫出來的他。其實“老太婆”、信件等等都是多餘的,莉香可以直接尋機謀殺村長和三位小姐,而不必利用手毬歌,搞得那麼複雜,而且在屍體上放置器具,還要冒偷取器具的危險、放置耗時被人發現的危險‧‧‧‧‧‧。總之本書“結案陳詞”部份有欠精密,存在不少牽強、粗疏之處,令人覺得不夠完滿,最關鍵的還是“一人兩角”的問題,如果這未能有一個令人滿意的解釋,則整件案件就難以合理出現,不知 閣下以為然否?

    李炳時
  • 您好,

    對我來說,金田一的重點是書中的詭譎氣氛、兇殘卻華麗的手法,還有被後曲折離奇的犯案動機,對於其他地方不是那麼要求。

    這部作品很久之前讀的,細節已經忘記,書也不在手上,所以對於您所提出的疑點,我沒辦法討論,非常抱歉。不過,就像我上面所說的,這幾點也許作者沒有提出完整的解釋,可是這不是我所注重的重點。故事不完美沒錯,可是我很享受書中的氣氛,那樣就夠了。如果想看解答完整的作品,也許可以考慮有栖川有栖?

    coccus 於 2008/08/06 18:05 回覆

  • 炳時
  • 您好!
    閣下所說的,也確實是一種很好的閱讀享受,不過既然名為推理、偵探小說,嚴密的佈局似是起碼的要求。而從文學角度,這一要求看來又並不那麼絕對,只要有足夠的感染力,其他問題只要不太離譜就可以了。可能推理小說正是由於太強調佈局、邏輯,所以一直不容易登上所謂大雅之堂。然而,通俗文學中,煽情的作品多的是,在某種意義上還是“感染力爆棚”呢,而這些作品的命運又如何?文學這檔子的事,真是不容易說得清‧‧‧‧‧‧

    李炳時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