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顫動岩
讀完不甚滿足。

我向來喜愛宮部美幸的時代小說,從茂七第一本開始,每一本都沒有錯過,就連木馬文化出的《怪》也都收了。宮部的時代小說深刻的描寫了江戶時代平民百姓的日常與悲哀,雖然不若娑婆氣系列有可愛的妖怪助陣,卻總能敲動心中的感動。

可是讀完顫動卻不太滿足,沒有之前被感動的感覺。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新宿鮫 


新宿鮫是我認識大澤在昌的起點,也是目前我最喜歡的系列。看鮫島如鯊魚般在新宿堅持著自己的信念,有種說不出的爽快。

在新宿的街頭上發生連續殺警案,一片混亂中還有一個一心想成為警察的狂熱者在一旁作亂,然而,有「新宿鮫」之稱的鮫島仍執意追查私槍,沒想到卻一步步走向危險之中……

說到大澤就會想到冷硬派,但是他筆下的偵探們卻都不那麼典型。鮫島是警察,但是作者又給了他特殊的背景,使他在團結成群的日本警察系統下總是獨自一人,作者還給他一個女朋友-樂團主唱青木晶。青木晶身材火辣,卻是個「普通」的女孩-不是香豔火辣的蛇蠍美女、也不是蠢良無知的良家婦女,所以鮫島野不像他傳統的冷硬派「前輩」那樣,禁慾或者是每次辦案都會有「桃花」,甚至、在這本《新宿鮫》中還有了「貞操危機」?

當然,這絕對不是我喜歡鮫島的緣故,他的孤獨才是吸引目光之處。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傷的街角 


《感傷的街角》收錄了以佐久間公為主角的七個短篇,是大澤在昌的處女座。其中〈感傷的街角〉榮獲第1回小推理新人賞。

佐久間公視個很不冷硬的冷硬派偵探。

說到冷硬派,想到的刻板印象似乎是窮困潦倒、感情受挫或者是桃花不斷(不過都沒有結果),而且偵探身上還背負著滄桑的過去。可是看看佐久間,他受雇知名的律師事務所,薪水雖然不優渥但至少是穩定的收入,他有一個穩定交往中的女朋友,對方還是音樂系的女大學生!更別提什麼滄桑,大學念很多年也許有點哀傷,但不是什麼難以抹滅、刻骨銘心的傷痛,只有青年的感傷。

這麼不「冷硬」的主角,讓日本冷硬派第一人生島治郎這麼評論〈感傷的街角〉:「很難明確說是不是冷硬派,姑且可以說具有冷硬派的味道。」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陣殺人事件 


獨步版。收錄了〈本陣殺人事件〉和〈水井怪聲〉和〈黑貓亭殺人事件〉兩個短篇。


現在讀起本陣,有種「時代錯誤」的哀傷。《獄門島》等作品雖然年代一樣遙遠,不過書中的氛圍一流,足以掩蓋其他缺點,讓作品成為耀眼的存在。不過本陣的氣氛沒有出來,密室又是機械式的密室,就算有它的歷史意義,讀來還是無趣。而且,我閱讀時意外的想到了亂步!也許是因為故事中有角色喜歡推理小說之故?


〈水井怪聲〉比本陣還要無趣(默)。不過我好像更懂了三津田信三?


〈黑貓亭殺人事件〉是本書中我最愛的故事!如果沒有這篇我大概會假裝沒看過這本書吧(?) 雖然早早就猜到謎底,但是氣氛有出來,加分!還有金田一和「我」的認識,再加分! XD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謎蹤之國Ⅱ:樓蘭妖耳 


維持著霧隱占婆的基調,這次的地點回到了中國,身邊的人也換了一回,不過依然維持四人-又不是要搶銀行(欸)

作者中在序中就提到,這次的主軸是蘇俄在冷戰期間執行的「地球望遠鏡計畫」,讓我非常的期待。地底是如此迷人,不論是久生十蘭的〈地底獸國〉,或者是納尼亞傳奇系列中的《銀椅王子》,對地底的描述都如此美妙,不知道天下霸唱會有怎樣的想像?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落地 


本書的主題是移民。這種作品通常會被我跳過,因恐自己無法成受書中的傷悲,但是《落地》卻出乎意料的輕鬆,也許是解說中提到的,因為書中的孤獨是出自於本人的自由意志,而不是大環境的壓迫,這其中的勇氣造就了獨特之處。

這些故事中,我最愛的是〈作曲家和他的鸚鵡〉。我沒讀過福婁拜的〈簡單的心〉,也沒讀懂主角和女友間的變化,但這一人一鳥的感情卻讓我感動。此外,就是〈兩面夾攻〉了。〈兩面夾攻〉和〈孩童如敵〉一樣,主題都是文化衝突,但是〈兩〉的主角解決的方式令人拍案叫絕、大呼爽快,相較之下,〈孩〉中夾在爺孫中間的兒子就令人火大。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季─夏 


內有《全部成為F》的雷,未讀這本的請謹入。
當然,如果你已經讀完四季夏就沒問題。

越來越奇怪的故事。


這集中描述的是少女時代的四季,主軸是13到14歲,也就是《全部成為F》中提到的,四季殺死父母的時候。故事仔細地描述了四季的動機,還有她和叔父之間的事情。讀《全部成為F》,覺得新藤是個雜碎,十三歲是犯罪啊!!沒想到居然是四季主動…對新藤而言,四季是神、面對神的要求,好像也不能怪他OTZ

天才總是難以捉摸,特別是四季,她和一般小說中的天才不同。一般小說中的天才總是超凡、不問世事、甚至對感情遲鈍。但是四季除了研究之外,還親自計算利潤、推銷;他也擅長分析人格,能輕易看出他人的思緒。關於這點,森博嗣用了統計來解釋:「能看穿別人的心事不是什麼超自然能力,單純只是經過觀察統計所做出的推測罷了。」(頁99)經他這麼一說,好像很正常,另外這是否暗示著AI?藉由電腦的處理能力,計算大量的統計資料?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