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的圖像


 

先感謝lyla出借 >D<!!

 

禮拜六去了信義誠品,看到一大落《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放在展示台上,黃澄澄的封面寫著「要不要一起去搶書店?」在書店中誘惑別人搶書店?有種莫名的喜感!

 

不過請注意,搶書店用不著四個人,只要兩個人就可以了:一個負責行搶,一個負責守住後門,因為「悲劇總是從後門發生」。

 

在這歡樂的書封下,不像重力小丑、孩子們或者是死神的精確度那樣歡樂,而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我一直以為我才是主角,當下這麼生活的「現在」才是世界的中心,但正確來說,或許並非如此。河崎等人活著的「二年前」才是正是的故事:主角不是我,是他們三人。

328

 

伊坂以雙線展開故事,一條是歡樂的現在進行式:搶書店以及後續發展;另一條線則是發生在兩年前的哀傷往事:關於兩男一女的故事。這種過去/現在交錯的手法讓我想到偶然和朋友聊起的NanaNana我大概看到第十集左右就沒看了吧,聽說中間曾跳到「未來」描述大家的狀況,但獨缺了蓮。《鴨》也一樣,「現在」的故事中一直不見寵物店女店員的身影。消失的人究竟怎麼了?只是還沒遇見嗎?還是…這種擔心的情緒讓人忍不住一頁接著一頁翻下去。

 

「沒關係的啦,我們在日本都是這樣做的。」

        072

 

有人說伊坂的小說不太像推理小說,我中間跳了三本還沒看(供在書櫃上不知道要幹麻),所以關於這句話暫時無法提出完整的反駁。不過,至少就這本書而言,雖然中間很像青春物語,但是最後還是回到推理小說的範疇內。此外,《鴨》一直讓我想起《再見,妖精》:外國人、過去和現在的交錯、淡淡的哀傷還有日常之謎。

 

隨便把日常之謎這四個字拿出來用可能會有人抗議,不過在我看來,書中的謎題的確充滿著日常的氣氛:鎖在房間中的書為什麼不見了?是被人偷走了嗎?怎麼偷的?為什麼要任意把停在路邊的腳踏車踢倒?這種可能發生在身旁的事,有些人可能置之不理,但是若仔細去追究,就成了日常之謎呢。

 

 

!!以下有謎底!!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對北村薰的日常之謎期待已久,可是出版日期一改再改,最後居然先出了非日常的《盤上之敵》。不認識的作品加上奇怪的文案,不由得令人卻步,在看完空中飛馬很久很久之後,才終於翻開來一看究竟。

 

    對,文案真的很奇怪。「一部讓智商180的讀者拍案叫絕的推理小說!」這種句子很容易讓人誤認為是以鬥智、詭計為主,劇情為輔的超本格派小說,但其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甚至、我覺得應該把北村薰的下一本作品,《空中飛馬》的文宣「純愛火花」搬到這本來用才對!

 

    故事很簡單:白國王為了自己的皇后,毫不猶豫的答應黑國王,助他逃亡。可是為什麼?為什麼白國王放棄與警方合作?想要親手守護皇后?

 

     「現在不是講道理的時候,我必須在友貴子心碎以前,伸手接住。除此之外,我別無選擇。」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完了艾西莫夫的鋼穴,和朋友I聊起艾西莫夫。I說,說到艾西莫夫,就一定要推《最後的問題》,還提到了 Douglas Adams 也針對最後的問題做了不同的文章。Douglas Adams?這個名字好眼熟阿…這不就是《銀河便車指南》的作者嗎( ̄□ ̄|||)a

 

    聽說這系列只出了一本,I說,也許是因為Douglas Adams的幽默比較英式。可是,英國人有幽默感嗎?(喂!這句話該去問德國人吧!)不管怎麼說,外國人的幽默對我來說一直是種挑戰,因為我實在不太懂他們的點到底在哪。果然,看書時一直浮現海妖的影子…就是種我看不太懂的東西orz 不過這本比海妖好懂太多了,而且輕薄短小,完全符合指南的特色!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難道是因為我決定要連發所以人氣暴漲嗎Q口Q!! 這兩天的人氣讓我很驚悚阿 冏>

是數字是數字...我正在安慰我自己那些只是數字而已,不要想太多!!

呼呼

 

今天的文章是舊文重發! 原發表於逆轉讀書會ˇ
(我沒有說是因為時間來不及打新的所以拿舊文來填塞Q口Q!!)

另外有完整的討論會議記錄,我在心得中提出來的問題,討論會中大家的意見
有興趣的可以參觀~

第十二期會議記錄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荻原浩很陌生,只看了《水煮蛋》,比較有名的作品例如《明日的記憶》反而碰都不想碰()。不過《衣櫃中的千代子》感覺上也是比較特別的作品,不然就是他的創作路線極廣。

 

    《衣櫃中的千代子》中有九篇恐怖短篇。這種短篇很容易猜到走向,不過因為作者塞了些伏筆,所以閱讀時一直懸著一顆心,擔心主角最後的下場。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洛城四部曲之二。向來習慣照順序看系列作的我,特別跑去找了《黑色大理花》,不過在看完唐諾的導讀時,頭已經暈了一半(不過至少我有看懂他在寫什麼!!唐諾的導讀超神祕的,常常看不懂 \⊙▽⊙/)。當我再在五零年代的洛杉磯亂竄,接受了這個城市的黑暗時,我就決定把他丟到旁邊了…。

不過至少我已經知道這個城市有多混亂,所以當我發現他不只充滿犯罪還恐共時,衝擊小很多。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輕懸疑、淡推理、療癒系小說。


 


    很奇妙的文案,加上漂亮的天空封面,就忍不住帶回家了。(聽說這個才是我在讀書會提書的理由! XD)


 


    本作由四個短篇組成,前兩篇是連續的,後面兩篇則各自獨立。


 


 


    〈天地無用〉、〈花鼻迷惑〉


 


    以日文作為篇名,故事也和日本有關。主角是曾有過一段異國婚姻的女子。一日,接到來自日本的電話,通知她去整理前夫的遺物。後篇則是主角回到台灣後,再度接到來自日本的電話,原來是前夫的母親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已經過世?可是當初會連絡遠在台灣的主角是因為前夫的母親前來處理喪事,卻又突然消失。為什麼現在又有人跳出來說不知情呢?


 


    前篇應該就是所謂的癒療系,而後篇則是懸疑加推理!兩篇中提到的東京的景點,剛好都是之前去日本去過的地方,特別是〈花鼻迷惑〉最後扉頁上的照片,JR原宿車站出口天橋的照片!我好想再去一次日本Q___________Q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到科幻推理,心中第一個冒出來的名字是西澤保彥。在普通的日常之中加入了特殊的設定,讓故事產生不同的風味,卻又不失本格推理的精髓,加上笑點連連,難怪西澤會受台灣讀者歡迎。不過,要拿西澤和艾西莫夫比較…真是亂七八糟的比較。


 


    在《我,機器人》中,艾西莫夫創立了機器人三大法則,再極盡所能的鑽漏洞打破,完全說明了「規則就是拿來打破的」這句話。但縱使書中充滿嚴謹的邏輯辯證,《我,機器人》仍被視為科幻經典,鮮少提到當中的推理元素。就算是發生謀殺案、主軸是警察探案的《鋼穴》,我也寧可稱之為推理科幻而非科幻推理。這絕對不是因為艾西莫夫是科幻小說大師而如此分類,更不是因為格局大、發生在未來,更因為其中的嘲諷和寓意。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一次遇到法月綸太郎,是《去問人頭吧》。很有趣的書名,還席捲了當年的三大推理小說排行榜,可是我卻怎麼也看不完。原本以為就此要跟法月道別,沒想到短篇改編成漫畫的《都市傳說拼圖》卻很合胃口,尤其是父子對辯!對兩部作品的兩極的看法,讓我對《一的悲劇》充滿期待,期待他能讓我把法月的名字丟到固定閱讀的作者名單中。

 

    果然,這本不像《去問人頭吧》那樣緩慢,劇情一轉再轉,忍不住一口氣讀完!只是書中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和劇情發展,讓我一直想用「花系列」來形容。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