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紺屋S&R」(S&R, Search and Rescue),主要營業項目是尋找失蹤的小狗。但是在不知道究竟是好友還是損友的介紹之下,來的盡是和找狗沒關係的委託-尋找失蹤的孫女和解讀古文書,甚至還跑來偵探狂來應徵?一場青春偵探物語就這樣唉呀呀的展開了。
 
我光是要寫簡介就寫了四、五個版本,最後用抽的抽出這個 (喂)
 
這是個很輕鬆愉快的故事,而且讀起來有強烈的熟悉感。故事背景在2004年的夏天,雖然是在鄉下地方,但因和電腦、網路息息相關,不只文中出現了網路聊天室、cache快取、403 拒絕存取等電腦用語,翻譯也用了好人卡、鄉民(雖然我覺得用法有點怪怪的)等網路新興用語,感覺上就像是發生在身旁的事情一樣。
 
主角紺屋長一郎,最大的夢想是安穩的過完一輩子,無奈因為嚴重的皮膚病而不得不放棄在銀行的工作回到鄉下。脫離「人生常軌」的紺屋變成宿命論者,全身散發著散漫無力的氣息,凡事都冷感看待。就像雖然接受委託找人,但卻不曾去擔心對方的安危。
 
與之對比的自動上門應徵的偵探狂半平。
 
半平開門見山的表現出他的熱忱,不過這份熱忱對我來說實在有點太熱了。
 
對風衣、苦味馬丁尼和手槍等古典冷硬偵探必備行頭崇拜不已的半平,不由得讓我想到《水煮蛋》中的最上俊平。只是最上在搞笑之餘總是流露出淡淡哀傷,年輕熱血的半平少了對現實的無力,終於可以讓我盡情大笑。
 
我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正在處理棘手案件的偵探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謎樣的男人」的畫面。場景還一定要是在鋪著紅磚的小巷子哩,背後還有從地下鐵吹上來的風,男人一邊踩著清脆的腳步聲,一步步的走向偵探,然後撂下一句狠話:「請你不要插手這件事。」
 
…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這一帶根本沒有地下鐵。
 
類似這樣的笑點一直出現在書中,讓我很難停下,不小心就一口氣看完了。
 
 
故事從第二章開始,是紺屋和半平的視點交錯敘述,尋找孫女和解讀古文書看起來是兩個不相關的工作,但早早就透漏了有所關聯。兩個人就像是走在雙重螺旋的樓梯上,明明是圍繞著相同的軸心,卻一直等走到樓頂才碰面,看的讓人心急。兩條路線,一邊不時拿出電腦、使用網路,一邊一路追到中世戰國時代,兩邊一今一古相互交錯,也形成了有趣的對比。
 
米澤穗信的作品大多帶有輕小說風格,這本也不例外,故事中充滿各種特色的人物。除了兩位主角外,還有一個只有在網路聊天室中出現的神祕軍師GEN、以煮咖啡為畢生天職的友春、原本是飆車族現在卻穿上圍裙變成服務生,和老公友春一起經營咖啡店的梓…等等。但是當線索一一到位、真相浮現時,卻一改前面的輕鬆愉快,氣氛急轉直下,留下了驚悚的餘韻…
 
日本目前只出了一部,系列作第二部的名稱已經出來了,可是發行日期未定。拜託不要像某位老師一樣,取材後過了四年、預告了三次才把書出出來阿 〒△〒 不過…就算出了,台灣也沒辦法馬上看到就是 orz…
 


( 感謝皇冠何小姐提供試讀 )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mage of 水煮蛋

崇拜冷硬派偵探馬羅的最上俊平,在30歲時毅然辭去英文教材推銷員一職,決定追隨馬羅,往冷硬派名偵探之路走去。可是同事只送他一面寫了「Stupid」的鏡子。

照著自己的心願經營偵探社。但上門的卻都是找走失寵物的案子。美女投懷送抱、帥氣的打倒小混混、發現屍體時冷靜觀察,發掘蛛絲馬跡-以上都只存在於想像中,和現實完全相反。

我所選擇的偵探生涯,和現在的我所描繪的越來越不一樣。嗅不到犯罪那耽美的危險香氣,有的只是野獸臭味。

在如此混亂的日子中,還遇上了怪婆婆,不時唱起中文歌、在委託人家裡看起電視,種種脫線的行為讓故事顯得更加惡搞。

如果最上俊平是個單純的熱血笨蛋,也許我還能哈哈大笑。但是最上是那麼認真的追尋著自己的理想,即使受到挫敗,卻不曾考慮放棄,只是咬牙忍耐。就連老婆婆身上也充滿哀愁。在看到婆婆書架上的書時,突然有種想掉淚的衝動,讓我想起《MISSING》中的〈蟬証〉:

「不惜欺騙、被欺騙,也要在這世界上留下自己曾經走過一回的証明。」

這是個很好笑、很惡搞的故事,尤其是看到想像和現實的差距時,總是忍不住狂笑。但是在狂笑過後,卻又感受到無盡哀傷,讓人招架不住。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姆霍桑犯罪診斷書 1的圖像 

「你想聽聽這些事嗎?哎,講起來也花不了多少時間,把椅子拉過來點,讓我來給我們弄點-呃-喝的。」
 
山姆‧霍桑是新英格蘭小鎮北山鎮的執業醫生。除了維護居民的健康外,偶爾也客串一下偵探,專治不可能犯罪…
 
因為在2007年我就是喜歡這12本中獲得不少票數,所以特別找來看。
 
第一次接觸愛德華‧霍克的作品。有「當代短篇推理之王」譽稱,作品應該精采可期,不過…嗯 (咦?)
 
雖然號稱是「不可能犯罪」,但是詭計不以華麗取向,反而會讓人驚嘆:「這麼簡單?」感覺有點平淡,不過卻更顯的紮實。
 
我對1922年的美國相當陌生。我對當時的歷史背景不清楚 (南北戰爭、世界大戰這些發生過了沒?),只透過導讀知道當時有禁酒令。對地理環境也很陌生,所以看到波士頓我就傻住了。當時的文化發展到什麼程度?敞篷車、大型魔術、氣球、冰淇淋、電話是靠接線生... ,每樣東西都讓我呆一次。對日常生活的陌生,使的我無法融入故事中。
 
故事開頭和結尾出現的,和醫生對談的人是誰?沒有特別描述,我腦中自動帶入了一個老人和一個年輕人在火爐前,坐在安樂椅上對談 ...
 
 
以上這些不影響故事的精彩度,可是影響了我對他的喜愛程度,只是年度最愛中,
不太可能把這本排入前12名。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沒有完成稿,看完米澤穗信的興奮和看到新聞的低落讓我情緒落差太大,所以來閒聊吧...
 
小說看多了,就會不知不覺的以為自己和作者 / 書中人物很熟,所以就冒出了一些非正式的稱呼。
 
例如小野不由美 = 小野主上!這個稱呼是源於十二國記系列。順帶一提,十二國記要出新章了!雖然是短篇、雖然不是戴,可是是慶國、有陽子女王阿 ( ′▽`)
 
提到小野就會想到綾辻行人。因為要打"辻"很麻煩,所以打草稿時都會稱呼為"內田先生",因為他本名叫作內田直行 =w="
 
最常用的暱稱是「愛麗絲」。有栖川有栖很麻煩,把自己分到兩個作品中就算了,其中一個的職業還是作家,很容易和本人搞混,加上火村系列中的有栖太可愛了,所以會改稱愛麗絲 **ˋ( ̄▽ ̄)ˊ***
 
我一直很想替京極夏彥找一個特別的稱呼,可是沒有適合的 T_____T
最多就是"京極さん",可是打日文好麻煩 =3=
 
印象中只有這樣吧 @@...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幻想推理不是幻想自己在推理(這種東西誰要看),也不是只愛麗絲那種天馬行空的推理,而是加入幻想元素的推理小說。
 
這個名詞是從《月讀》中的導讀看到的。根據寵物先生的說法,「就算書中出現了幻想元素,到了結尾中就會回歸現實。」就像《月讀》中,人死後會留下月導。
 
不過有類似特性的幾本書卻有不同的稱呼:宮部美幸的《龍眠》、《十字火焰》我會稱之為「奇幻推理」、西澤保彥的《死了七次的男人》被歸類到「科幻推理」、京極堂、婆娑氣系列被認為是「妖怪推理」,而《東京異聞》?糟糕...這個跳過 (喂)
 
幻想、奇幻、科幻,感覺上其實是一體的?
 
 
最近怎麼都在想這種問題 orz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月讀的圖像

從書名到封面到文字,《月讀》都給我一種寧靜的感覺。
 
那陣子連續看了數本讓心情沉重的書(人性的證明、童謠的死亡預言),和上面兩本相比,月讀顯得如此美好。
 
《月讀》是幻想推理小說,和宮部美幸的奇幻推理小說不同,屬於本格派的太田中司沒有沉重的社會議題,卻加入了少男少女的細膩心思。
 
在和「這裡」相似的「那個世界」最大的不同就是人死後的意念會化成「月導」,可能是一朵花、一塊石頭,甚至是一絲香味、一團空氣。唯一能解讀蘊含在各種形式的月導的人,被稱之為「月讀」。
 
在這個架空的世界中,幾個謎團相互纏繞著:
 
月讀朔夜20年前一段消失的記憶,和從此下落不明的養父;
刑警河井因為表妹被殺害,憤而獨自追兇;
在月待宴中發生的殺人案、同是被收養的烱子和克己...
 
 (下面有劇情)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看完書,會很想問他:「說!人是不是你殺的!」不對,是「說!你是不是推理小說?」
 
這個問題在我剛轉戰日推,遇到宮部美幸的時候就開始困擾著我。宮部美幸的書,如《理由》實在不像是我所認識的歐美推理小說-有個固定的名偵探,有委託人上門然後開始徵查。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叫做「社會派」,是日本特有的派別。
 
但,隨著日系推理小說被大量引進,日推閱讀量直線上升後,同樣的問題不斷的出現,越來越讓我疑惑。
 
像是婆娑氣算不算推理小說?乙一的平面犬?宮部美幸的幻色江戶曆?看的越多,就遇到越多無法歸類的書。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骨牌效應的圖像 

        「這個世界上沒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
 
                                            ~異次元魔女‧壹原侑子女王
 
    記得多年前,台灣很流行骨牌,常常轉播日本的骨牌大會。一張張獨立的骨牌平凡不起眼。但若仔細排列、再推倒!獨立的骨牌連接起來,一個帶動一個,最後竟拼成了美麗的圖案。
 
    《骨牌效應》就是這樣的故事。
 
    一翻開書,是滿滿兩面、多達28個角色的人物介紹,不由得想起看《月光遊戲》的惡夢-就算看了兩次,還是記不起來究竟有哪十七個人。(其實我連兇手到底是哪個社團的人也記不起來 orz...)還好恩田陸不是一口氣讓這些人出現在車站,而是隨著特定的情境將人物一一介紹出場,於是一張張的骨牌在面前成形。
 
    故事在東京的各個角落展開:為了月底業績而陷入緊張氣氛的保險公司、外出替同事買點心的女職員、掌握著攸關公司業績的業務員、在電院院的男女、準備參加舞台劇徵選的孩子們、第一次到東京的老爺爺…。一群沒有關聯的人,慢慢的往東京車站移動,骨牌慢慢排列成微妙的圖案。
 
    然後、不知何時,骨牌悄悄的被推倒,經過一個接著一個的驚險關卡(如果誰誰誰少做了什麼事),故事核心驟然浮現!
 
    看著骨牌倒下十分爽快,所有的事情向漣漪一樣擴散開來,當最後一張骨牌倒下,驚人的圖案就展現在眼前。
 
    《骨牌效應》是個"很不恩田陸"的故事:沒有常野物語的奇幻、沒有三月系列的懷舊耽美味道,取而代之的事在恩田陸的故事中罕見的緊湊劇情,一旦開始就難以停止。恩田陸的作品看到目前為止,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
 
 
 
(以下有劇情)
文章標籤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誘拐的圖像 

三個毫無經驗、破綻百出的綁匪,為什麼能操弄媒體,完成一場贖金百億、空前絕後的超級綁架案?而且這不是個緊張刺激的警匪攻防戰,而是一個溫馨歡樂的故事?
 
在進入主題之前先閒聊一下。
 
我看小說時,好像很容易遇上相關的社會案件?龍臥亭殺人時,遇上美國校園射殺;殺戮之病時,看到全裸女屍被棄置在墓園的新聞;青之炎時正好遇上女高中生水泥殺人案件主嫌出獄、結果青之炎看不下去。就在看大誘拐的時候,當天晚間新聞竟然冒出綁架案的獨家新聞 ( ̄□ ̄|||)a
 
不過想想,我看的書那麼多,一年才遇到幾次相關,嗯...只是巧合啦 ( ′-`)y-~
 
我很容易對名詞產生橫向聯想,所以,在看到《大誘拐》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大逃殺》,因為都是三個字、都是大開頭而且組成一樣...,這跟我會想把有栖川有栖、二階堂黎人和法月綸太郎三位老師弄混是一樣的理由 冏>
 
 
廢話真多 XD
 
以綁架案為主題的故事重心,一般會放在綁匪和警方鬥志取得贖款,或者是警方抽絲剝繭找出兇手,例如《綁架症候群》、《我殺了那個少女》等。偶爾有突破框架的作品,例如《綁架遊戲》,還有這本《大誘拐》。不過在我看來。大誘拐比綁架遊戲更加精彩。
 
 
下面有提到劇情,不過不是最後一頁的劇情就是了。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夜,誰能安睡的圖像 

從天而降的遺產,是福?是禍?
在推理小說中一定是後者。
 
五億元的無妄之災,加上外遇,一個家庭即將破碎。
看到這樣的開頭就很不想看下去-這樣的故事太無奈了。
明明是救人,為什麼會造成多年之後的惡夢?
 
後來,是因為宮部老師的名字讓我能繼續看下去。
 
如果是橫溝正史,那恐怕要先扯出一個家族悲劇,然後整個家族的成員以奇異的手法被一一殺害;
如果是森博嗣,在找出兇手前,我會先被一堆理科哲學砸昏;
如果是島田莊司,那行兇手法的離奇程度恐怕和橫溝不相上下,甚至更加詭譎;
如果是東野圭吾,在草薙追到湯川前(?),會先被人性的黑暗面壓死;
如果是有栖川有栖,那要先準備墨鏡,不然會被火村教授和愛麗絲閃到死 (喂!)
 
咳,總之,這是只有宮部老師才寫得出來的溫暖故事。
 
(下面有劇情)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基米德借刀殺人的圖像 

不太喜歡這本,討厭書中對青少年的觀點。
 
就像伊坂幸太郎的《孩子們》所說的,只有一個個child,而沒有children孩子如此,青少年亦然。在經歷社會化的過程之前,每個少年都是獨立的個體,不該擅自貼上標籤然後歸類成同一個群體。
 
社會化是個殘酷的過程,將人僵化、使人膽小怕事,雖然圓融但少了獨特性
青少年之所以殘酷,就是因為他們還不知道可怕,還不認識何謂恐懼
也因為如此,他們才敢用自己的方式去反抗"不公平"
青春的殘忍,也是青春的可貴。
 
突然想到《青之炎》。
《青之炎》的悲劇、令人不捨就是因為少年知道他會面對社會的苛責、太清楚恐懼為何物卻又不願放棄屬於少年的執著。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這個書名,瞬間只有一個"冏"字。也許就是因為太冏了,所以才會拿起來帶回家。這也是一種效果?
 
在把書輸入aNobii的時候,發現同一個ISBN卻出現了不同的書名。找了很久才發現原來再版的時候把書名改成了《夏樹靜子推理小說選》,原本的書名果然...﹨(╯▽╰)∕
 
國中圖的藏本殘破不堪,還有兩頁被撕毀-還好不是解謎之處,否則真的會嘔死。
 
日文原名是《霧的證言》。這本書是以年輕律師朝吹里矢子為主角的短篇連作集。收錄了〈雨檻〉、〈重拾舊情〉、〈地價暴漲殺人事件〉、〈稚齡的證人〉和〈人工呼吸器之謎〉等五篇,時間點從里矢子和朋友合開事務所到獨立執業,不變的是里矢子對老師藪原的注視。
 
(下面有謎底)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店招牌菜的圖像


先提醒一下,這篇幾乎揭露了第一篇的謎底。不過我不覺得會有太大影響 :p
 
 
「味道精緻可口,但幾乎淡而無味。
 
……
 
在湯塊要喝完之前,你會發現加鹽的慾望已經蕩然無存了。」
 

這是書中談論那家店的湯頭的描寫,也是我閱讀這本書的感受。
 
我喜歡看短篇恐怖小說,但是這類小說的梗好像被用的差不多了,通常故事進行到一半就猜的出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本店招牌菜〉這本更慘,一看到題名就馬上反應出謎底,果然是被用到爛的梗。類似的題材,綾辻行人的〈眼球特別料理〉更駭人-對人心的描寫讓人生寒。
 
即使如此,經典還是經典,就算已經知道謎底還是很吸引人。就像已經吃過招牌菜,已經知道了會是怎樣的味道,卻還是想一吃再吃。史丹利艾林的作品就有這樣的魅力。享受作者的節奏,仔細觀察他的鋪陳伏筆,最後在結尾被震攝,全身發麻。稍作喘息後又迫不及待的翻開下一篇。

用人心的黑暗面為材料,配上恰當好處的火侯,一盤盤讓人回味無窮的招牌菜。

 
想扛一下書頁的介紹。
 
「拉夫勒開開心心的走了進去,但是,怪事才正要發生…」
 
這是誤導Q口Q!故事明明就馬上結束了,簡介中卻寫的好像他會進入廚房掉入異世界一樣,害我以為這其實是短篇連作,於是馬上翻開下一篇,越看越無法停止,最後一口氣看完整本書。
 
不過,一口氣看完的感覺真的很好。
 
 
下面是關於看完各篇的胡言亂語 ,有劇情洩漏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以後都會把在書單中加入blog內的心得連結。
沒連結的 .. 就是沒有囉 ﹨(╯▽╰)∕

2008-01-01~2008-01-18

一郎x二郎 - 奧田英朗
毒猿 - 大澤在昌  
空色勾玉 - 荻原規子
都會中的孤島 - 坂口安吾
日本偵探小說選.VII.1 - 夢野久作


2008-01-19~2008-02-13

屍蘭 - 大澤在昌  
櫻闇 - 篠田真由美
MISSING - 本多孝好
上帝禁區 - 冷言
  
小生物語 - 乙一
骨牌效應 - 恩田陸
昆蟲偵探 - 鳥飼否宇  
六宅一生 - 奧田英朗
白鳥異傳 - 荻原規子
薄紅天女 - 荻原規子
十八之夏 - 光原百合
陷阱的饗宴  
袋中的袋鼠 
蟲卵的排列  
人偶王子的魔咒 - 綾辻行人
我殺了那個少女 - 原寮
  
巴提斯塔的光榮 - 海堂尊
南丁格爾的沉默 - 海堂尊
神的邏輯,人的魔法 - 西澤保彥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MISSING的圖像 

看到這個名字就不覺得他是推理作家,可是不能「以名取人」,所以還是抱著嘗試的心情翻開這本書。
 
雖然收錄了得了小説推理新人賞的短篇,整本書還入圍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2000年」第十名,可是看到封面還有介紹…我決定不要把他當推理小說來看。
 
其實這並不是第一次接觸到本多孝好的作品,只是一直看到〈琉璃〉這篇時才想起來,這種似曾相似的文風,原來早就在《I love you 我愛你》中遇到這個作者。只是當時只注意伊坂幸太郎和石田衣良,其他人看完就忘了 XD
 
這本書不是不好看,只是我不喜歡這種調性。看完都會有種內傷的感覺。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打開blog的時候,就看到Kirin說話
他說了本格 Q口Q
好感動 =^=

雖然每天很努力的寫心得餵他,可是沒有特別讓他習字
沒想他自己學了這個字 
現在開心的撒花亂轉中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本偵探小說選VII的圖像 

上次挑戰了四大奇書之一-《黑死館殺人事件》,結果慘敗而歸。就像某位網友說的,真的該改名叫做《黑死館殺死讀者事件》。雖然每個字都看得懂,可是卻無法組合出能理解句子。看到後來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在翻什麼東西,只能舉白旗投降。

就這麼失敗實在不甘心,所以在挑戰《腦髓地獄》前,先找了夢野久作的短篇來看,希望能透過易入口的短篇,稍稍拉近和夢野久作的距離。

結果 ... 應該是沒有共鳴 〒△〒

本書收錄了13個短篇,有些讀後有所感卻無法付諸文字,更多是不懂。

下面是幾篇讀後隨筆,很難稱的上是心得的東西。
可能有劇情透露,不過我不認為會影響閱讀就是了 ^^"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宅一生的圖像 

原本還在想作者真有趣,居然拿了三宅一生大師的名字開玩笑,後來發現原來是台灣編輯的巧思。

也是。只有台灣會這樣濫用「宅」這個字吧。不過這個名字的確比原本的書名「lala people」更加吸引人。

六個獨立的故事,其實有著交錯複雜的關係。仔細抓出當中的脈絡後,只能對作者的安排讚嘆不已。

作者不會告知關於主角的全部,於是,當從別人眼中看到其他是時候,驚訝不已。例如博其實是個胖子,良枝的家如垃圾屋。

每個故事的結局好像都很慘:星探出車禍被撞、來不及阻止真正的親子丼上演;KTV店員上吊自殺;情色作家變成了流浪漢...。但是,在其他人的故事中,又會發現他們仍活得好好的,繼續過著荒謬的人生。

芸芸眾生,lala people。



糟糕,我不知道這篇要放在推理小說,還是歸類在非推理小說 orz ...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魔女狩獵遊戲的圖像 小丑的安魂舞的圖像 人偶王子的魔咒的圖像 

耳語系列
1.魔女狩獵遊戲-紅色殺人耳語
2.人偶王子的魔咒-黑色殺人耳語
3.小丑的安魂舞-黃昏殺人耳語

根據有栖川老師的說法綾辻行人「超愛騙人的」,看他的作品不要要求公平性,而是要想辦法從字句中去找出漏洞,發掘真相。

閱讀綾辻行人的作品,不是和作者筆下的兇手對決,而是和作者本身對決。或者,不要把他當推理小說,單純沉浸在綾辻構築的世界就好了。

所以,請不要把耳語系列當成推理小說,而把他當成綾辻的騙人集+恐怖小說吧! XD

往事、耳語、模糊的記憶,配合作者建構出的詭譎氣氛,構成了耳語系列的主軸。


想要享受那種氣氛的話,請找魔女狩獵遊戲。一大片的紅色總是在腦中揮之不去。想要被驚嚇的話的,請看小丑的安魂曲吧!-看著那個封面就值回票價了 orz...真的、封面比內容還要嚇人 〒△〒
這一定是皇冠的十大經典封面之一 〒△〒

以下感想依照閱讀順序排列。
無謎底。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昆蟲偵探的圖像 

收錄〈蝴蝶殺蛾事件〉、〈哲學蟲的密室〉、〈晝之蟬〉、〈吸血之蟲〉、〈活蟲之死〉、〈蜂的悲劇〉


如果是個昆蟲迷,可能會對這本書充滿驚奇,因為作者很認真的從昆蟲的角度出發看待每個案件,而不是以人的思考去臆測昆蟲的行為。不會強加人類的情緒如忌妒於昆蟲身上。


如果是個昆蟲迷又同時是推理迷的話,那會更愛這本書:作者借用了六篇推理名作,不只是轉化篇名,更精心設計類似的兇案現場。


如果只是喜歡推理小說可是對昆蟲沒興趣...你只會覺得書中充滿著昆蟲知識,和永遠想不到的推理...


昆蟲們的名字都很拗口。雖然在日文讀音中都有特別的意義,可是轉成中文後只能藉著注釋補充,少了樂趣、也增加閱讀的困難。 (我對太長的名字真的沒輒 orz)


提到註解...書中的注解好多 〒△〒,而且大部分對我沒有意義。弄了那麼多註解,為什麼不直接弄成昆蟲百科還是圖鑑呢 (這樣就不是推理小說了吧!)


雖然譯者真的很認真,可是那些注釋造成了我閱讀上的困擾 ~"~
看到注釋就很想往下瞄,可是那些東西看了等於沒看,又打斷了閱讀的思緒。


這樣好像辜負了譯者的苦心


讓我對此書不至於感到絕望的是最後一篇〈蜂的悲劇〉。


====下面有劇情喔w===

cocc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